在这座宝藏古城 我到墓地去跟圣贤对话

时间:2022-05-20 09:28:37编辑:互联网

大运河至今依然勾连着中国南北水上交通,往来不绝的货船从大海和长江直通山东腹地。

济宁是京杭运河通航的最北点,本来想专程去那里看看大运河相关的遗迹,但是一做功课发现它的宝藏何止一条运河?!

| 图源:小程序@斯飞坐标

济宁坐拥40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山东省和整个淮海地区都首屈一指。

按照计划,第一站是济宁清真东大寺

下火车时天还没亮,我就先去寻个早餐。多亏了运河带来的商业便利,让擅长做生意的回族商人们在此聚居,清真小吃极大丰富了这个城市的食谱。

越河边的中心闸南路上形成了颇具规模的“柳行回民小区”,沿河的路上几乎被各式美食店铺挤满,路北沿河一侧主要是卖面食和鲜肉的档口,有金家鲜羊肉、马家壮馍、金老头羊蹄、羊肉馅、绞肉店……

路的另一侧分列着大小的饭馆:金鑫牛肉汤、三和老菜馆干炸鱼、回味斋、静雅轩……

我挑了位于路口的杨兴海糁(sǎn)汤,低调的店面在窄窄的马路上并不起眼,但是在济宁当地可是颇有名气的“杨家糁汤”。

这种糁汤用牛羊的骨头配上许多香料熬制汤底,用济宁方言读出来就是“啥汤”。端上桌之前老板在里面打上一个鸡蛋,撒上一把香菜,另外还给我切好了一角饼,撕开泡在汤里吃。

寒冷的清晨喝上一碗,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涌动!

| 大殿内的正前方高悬匾额:“爱国、和平、团结、和谐”。殿内挂着众多八角形的宫灯,晚上的时候一定更加漂亮!许多建筑构件都是新近更换过的,木结构建筑易腐坏的特质使得人们需要更精心地去维护。

吃过早餐回到东大寺,这座运河之滨的宫殿式建筑群将传统建筑形式与伊斯兰教的宗教职能完美结合。由于建设年代很早,设计者和工匠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用最传统的建筑元素来诠释自己的宗教情感。

现代清真寺常见的宣礼塔职能,在这里由邦克亭承担,每到礼拜之时阿訇便会在八角亭中呼唤附近的信众。

一道道中阿文的书法在寺内高高悬挂,完全不会给人以异域的距离感。

坐西朝东的建筑设计,让我站在大寺西边能拍到大殿、山门、望月楼层层叠叠的屋脊,背后的朝阳将红色的光芒洒遍天空。

清真寺旁边的竹竿巷原本是一条活色生香的老街。

古时南方的工匠将竹子沿着运河拉到济宁贩卖,久而久之就在河畔码头形成了竹制品一条街。但是随着旧城改造的大潮,这里的手艺人和作坊已经基本散失,只剩下销售义乌、东莞流水线产品的小店铺挣扎其间。

已经失去的的历史街区无可挽回,只希望柳行回民小区那里的烟火气息能够不断延续,在城市更新的浪潮中守护住老城的记忆与味道。

济宁人早已习惯了将“旧”与“新”共同融合在生活的点滴中。

在霍家街小学门口,我遇见了一位卖豆腐的老爷爷。

早上不到八点钟,一边是戴着红袖箍举着旗子的小朋友在维持纪律,他们要求入校的同学们保持安静不准讲话,朝着校门走入的孩子们或是与伙伴窃窃私语,或是垂下眼睛尽量不与纪律委员对视。

另一边,卖豆腐的爷爷从厚厚的木槽中切出一块块热豆腐,隔着塑料袋放在一块厚木板上,将它切碎再撒上一些甜面酱等调料,食客端着木板在街边食用。

在这两个场景中间,屹立着飞檐斗拱的石牌坊——慈孝兼完坊,它旌表着乾隆年间的一位诰命夫人的忠孝节烈。

代表传统中国的古建筑,承载着几十年记忆的豆腐摊,和等待明日起航的小学生,就在这不到一百米的小街上交融一处。

| 慈孝兼完坊。

在一公里外,还有个地标叫 “潘家大楼”

上世纪二十年代,这里曾是济宁城最高的楼,也是最大的私人宅邸,如今仅剩区区一隅。

宅院的主人潘鸿钧是吴佩孚中央军第一旅旅长,虽然算不上大军阀,却是直系军阀的王牌军指挥官。

戎马倥偬的的潘鸿钧领兵打仗,冷落了在家守空房的八位姨太太。姨太太们整日打牌也甚是无聊,有人耐不住寂寞便与少年英俊的卫兵厮混。被戴了绿帽的消息传进旅长耳朵里,他恼羞成怒,于是下令将八房姨太太全部活埋在后花园。

自此,潘家大楼也就成了济宁城都市传说的源泉。

如果你觉得济宁的乐趣只局限在市区,那可太低估这座宝藏城市了。郊区和县城才叫别有洞天!

坐公交车前往城乡接合部的 萧王庄汉墓群 ,两边的行道树已经开始变得尤其高大,房屋渐渐低矮,建筑密度也大为降低。

这墓窝在济宁市传染病医院内,想要进墓首先要穿过后院停车场,还得应付过保安大叔严格的盘问检查。

真正走到墓门口,转悠半天也进不去。

管理员大妈不知道从哪棵大树后面幽幽地飘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本门票来给我撕。然后不紧不慢地叫了一个大叔给我打开门锁,检票下墓。

对外开放的1号墓墓主人是东汉任城国孝王刘尚,此墓最引人注目的是使用了鲜见的黄肠石题凑。一个人下到墓里面,在墓内狭窄的回廊中甚至还能走上一圈。

| 邹城古塔小区,宋代的重兴塔不仅占据着整个小区的C位,塔边的栏杆上还会有居民晾晒被子,小广场上的孩子围着古塔做游戏,古物俨然成为民生不可或缺的一环。

人人都知道孔子的老家在曲阜,打开地图一研究我才发现——原来圣人们都是济宁老乡!

孔子陵寝位于曲阜孔林,孔林附近的静谧之处,还坐落着数座其他先贤的陵园——孟子的亚圣林在孔林以南30公里的邹城,“复圣”颜回的颜林在孔林西北55公里处的宁阳县,距离最远的“宗圣”曾子的曾林也仅仅位于100公里外的嘉祥县。

曲阜、邹城、嘉祥都是济宁下辖的县级行政区,只有宁阳县的颜回算是邻市的泰安人。要说济宁有什么特产,可能这地方盛产圣人。

现代的烟火气与古时留下来的众多遗迹在这座城市巧妙地糅合在一起,这地方既沐浴着孔孟的光辉,又能容纳后来的伊斯兰教、天主教。

地处北方,饮食上有着典型的面食与鲁菜基因,另一方面大运河将南方的甜美风味舶来,蜜汁山药和炸鱼排等传统菜肴都展现着鲜明的江南味道。

作为世界遗产的曲阜三孔,长年游人如织,其他几处圣贤的纪念地就显分外清幽。

下了火车我径直奔向了邹城市区里的 孟府孟庙

纪念亚圣的建筑群当然要比孔府孔庙要略逊一筹,孔庙用黄色琉璃瓦,孟庙里是绿色;孔庙大殿石柱上雕龙,孟庙石柱都是素面无雕饰。

相同的是孟庙一样古柏参天,加上这里留下的众多题记碑刻,幽静的环境让人得以安下心来观赏古碑上的文字。

最有意思的是一座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的《王登俊、王登志悔过碑》,在其上详细记述了这一对怙恶不悛的村霸兄弟俩是如何狼狈为奸的:霸占土地、私吞公款、盗卖公产,这些仅仅是罪状清单中最无关紧要的的部分,更令人瞠目的还有:绑票勒索、放火烧房致人死亡和致残、夺人妻子并霸占农田、强暴道姑……这些行径显然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村霸”,足够树立成为一个反面典型。

既然在孟子面前立着这通“悔过碑”,应该是为了祈求宽恕,想必没有将其明正典刑。但好在,还有三年就进入新社会了,正义总是虽迟但到。

府和庙可以连在一起,坟地则一般不会离阳宅太近——圣人也不例外。

亚圣林位于邹城郊外,确切地说是在邹城和曲阜边界上,离孟府足有20公里。当时我叫了一辆网约车,行至附近只能见到树林掩映,司机师傅兜了两圈才找到进村的小路。

陵园大门紧闭,寻着木门上的告示,我拨了无数遍管理员电话,但都无济于事。附近正在晒太阳村民叫我大声吼,喊得嗓子都冒烟了,守陵人终于现身来给我开门。

从踏入陵园伊始,太阳就钻进了厚厚的云层。

走进亚圣林,两侧古木参天,它们照例是陵园常见的柏树,孟氏后人的一座座坟冢点缀在粗壮的树干之下。

脚下的荒草疏于打理,有些已经从花丛中越界长进了神道里。神道的石板也有稍许不平整,比起作为公共陵园供人参观拜谒的孔林,这里更像是一座私家陵园。

再穿过一道门,正殿大门紧锁,但这不重要。

绕到正殿背后,陵寝赫然出现,赑屃驮的墓碑上书“亚圣孟子墓”,在前方是空空荡荡的大供桌。不久前这里显然下过雨,供桌上的水还没有干透。

行过礼,我在供桌前站了许久,看着桌上空无一物,觉得谒陵还是要带些祭品。

快步走出陵园,叮嘱好大爷不要锁门,我一个人跑到村里的小卖部买点食品。

没有水果和干果,我买了一瓶二锅头、一瓶百事可乐、巧克力派、山楂片和辣条。

孟子逝世2300多年,可能我是第一个给他捎可乐和辣条的人。

把贡品摆到供桌上,这才有了谒陵的样子。直到最后离开,我和守陵人对视了一下,彼此心照不宣——贡品可以由他收走了。

在孟子陵前我站了很久很久,当时脑子里没有想太多东西,只是觉得能这样跟圣人对话的机会恐怕只此一次。

毕竟,跟个教育局长都不可能有哪怕半小时心平气和交流的机会,在这里却有机会和孟子对话。

| 邹城孟庙内侧柏掩映下的承圣门。图源:图虫创意

千百年来,济宁人早已经将古人圣贤的足迹与民生烟火融为一体。

别处的宫殿古迹大多开发成景点,成为远离当地生活的空中楼阁,但济宁人用十二万分的呵护,将这些历史的记忆镶嵌在城市的经纬之中,市民与古迹如同不离不弃的故交。

标签: 济宁   陵园   孟子   邹城   运河   孔林   圣贤   宝藏   圣人   小区
相关资讯
热门频道

美容 | 美体 | 时尚 | 星座 | 情感 | 健康 | 生活 | 娱乐 | 新闻 | 图库

Copyright © 2008-2022 www.ylnxw.cn 悦丽女性网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XML地图Powered by EmpireCMS